健康有机农

废5一枚
大考将近
人生凋零

【丹云】赏识02

*满满ooc
*勿上升真主
*好久不见,我像是死过一次地回来了
( ̄∇ ̄)
*可惜内容一样无聊(╯з╰)


排在邕圣祐后面的人气男自然就是长得高、笑起来好看、还带着一点禁慾感觉的姜丹尼尔,分明也是如此梦幻,可他输给邕圣祐最主要的原因就是因为--姜铁壁,这是女同事们要约他下班去聚会时就会冒出的暱称。

週一至週五,女同事A到女同事E,什麽方法都试过了,同事们已经黔驴技穷,还是摸不透要如何打动姜铁壁。

仔细想了想,丹尼尔除了回家,其他会出现的场合就只有和邕圣祐两人吃吃宵夜消消愁,还有偶尔河经理为了要庆祝大案子完成,自掏腰包举行的企划部庆功宴而已。

明明没有上司的注视(尤其这上司的眼神还如此冰冷如霜),大家会玩得更疯更放得开,可姜铁壁却一次也不答应,连邕圣祐想硬拉他去也没办法。
再说,办公室裡的同事们都一致通过,姜丹尼尔看起来是个很会玩的夜店咖,连知心好友邕圣祐都不敢昧着良心不举手。
某次在居酒屋,邕圣祐身上背负着女同事们的期待,要来挖掘姜丹尼尔不参加聚会的真相(小邕想知道(X)),姜丹尼尔也只是淡淡的说,下班后就该好好休息,为明天充电,况且那些女孩子想假借聚会的名义干嘛,他心知肚明,不过她们是不可能的,乾脆就连机会的不给了。

于是邕圣祐把姜丹尼尔的回答传达给女同事们,(当然把后半段给删了)于是造就了姜铁壁这绰号的由来。
但邕圣祐没问到的是,丹尼尔为什麽只去小河经理出现的聚会。

姜丹尼尔第一次进到这家公司时,因为是隻菜鸟,还需要有人带着熟悉工作,而河成云带了他两个月。

两人有过最多接触的就是那两个月,河成云在那段日子也扮演了个好导师,让姜丹尼尔崇拜不已。
人不是都这样的吗,有了欣赏的对象就会想要缩短距离,可是河成云总是拒人于千里之外,姜丹尼尔偏偏又像个好奇的孩子,越不让知道的,越想知道。

河成云平时一些细小的习惯,姜丹尼尔都给记了起来: 早上进门会带着一杯冰美式(冬天时会喝热的,有时候会改喝可可)、午餐不会和职员一起甚至不吃、原则上天天都会留下加班。
不过光这些基本的生活习性,根本就不足以称上了解河成云。
想知道更多,兴趣、爱好、工作以外的专长、会吃饭的时候都吃些什麽。
“成云哥,下班后要小酌一番吗?我可以等到你加完班。”
“我除了应酬以外不喝酒。早点回家。”

“成云哥,你喜欢摇滚乐、古典乐、还是音乐剧?我有朋友要送我近期展演的票,一起去吧?”
“告诉你朋友让他把钱省下来。”

“成云哥,週六晚上那场球赛你说好刺激是吧?西班牙差点就赢了。”
“我睡了。”

姜丹尼尔简直欲哭无泪,因为本身性格好相处,主动交朋友可说是没有失手过,唯独河成云,好像住在冰雪王国裡的人,一踏进他周围也会被冰冻,这才是真正的铁壁。

是云艾莎呀云艾莎。

姜丹尼尔想像河成云加上艾莎,又没救了地傻笑。

连续攻略河成云失败的那阵子,邕圣祐发现姜丹尼尔总是问候完经理就一副失去国家的脸,在数不清是第几次之后,姜丹尼尔就像隻丧家之犬,在公司裡行尸走肉,唯独跟河经理有关的话题他才会比较像个活人。

等等,河经理?

对呀!这怎麽没想到呢!

“尼尔呀,今晚去喝一杯吧。”
“好的,哥。”

-TBC

/

惊讶不,感觉全世界都以为我死了结果我居然回来了🙈
这半年多过得很累,文也是东凑西凑拼出来了💦
很怕这篇越来越没灵感,其实有开别的坑…
现阶段的我最缺的就是时间了,so我还会一如既往滴废下去的,不嫌弃的话请受我一拜🙇
谢谢看到这里的各位大德,我们下次见♡

【丹云】 赏识01

*有点ooc
*01 02章都只有无聊的背景敘述
*河经理跟姜职员的互动可能要等03
*但不要因为这样就不看往事啊ㅠㅡㅠ




01

姜丹尼尔最近有些心烦意乱。

那个人的笑容竟然变多了。

“欸,你有没有觉得河经理满可爱的?”
“河经理?拜託,他那麽冷冰冰的,哪裡可爱?”
“你都没发现吗,河经理最近很爱笑。刚刚我去上交报告的时候,他微笑着对我说谢谢,我的心都揪在一块儿了!”

听着办公室裡的女生聊着关于那个人的八卦,姜丹尼尔的嘴角微微上扬。

“他原本就那麽可爱。应该也是很爱笑。”
小声的自言自语是姜丹尼尔的习惯。

“不过该死的,最近似乎太超过了。”
“嗯?什麽超过?”
隔壁桌的邕圣祐探出头来。
虽然自己的碎唸有时随着情绪会不自觉的提高音量,但也还算在自言自语的音量范围内。而隔壁的邕圣祐,除了耳朵可以奇异的乱折以外,听力也奇特的好,老是以为自己在和他说话。

“又是自言自语啦,哥。”
“啧…丹尼尔你怎麽有这麽多事可以唸……”

‘怪我囉?’ 姜丹尼尔心想。

邕圣祐发了一点牢骚后又回去埋头苦干了。
姜丹尼尔也继续进行自己的工作,忘了刚才的分心是为什麽。

“成云哥!资料我带来了!”

此时此刻,姜丹尼尔恢復了记忆。
还有刚才那种心情。

就是因为想到这个莽撞的实习生才会脱口而出说了“该死的”。

“哦冠霖啊,谢啦。要不要喝可可亚,我们一起去吧。”
“好啊,成云哥总是对我很好。”
实习生冲着那个人笑了笑。

19岁的赖冠霖是两个礼拜前出现的,以这家公司的标准,不只年龄小得让人惊讶,连办事能力也是。
差得令人喷饭。

一开始只是叫他把大家分工后的企划汇合成一份简报,他也能做到简报缺页。
千拜託万拜託再给他一次机会,可是女同事教了他一小时,他仍旧一脸懵逼的看着excel。
而那女同事,原以为捡到了跟小鲜肉近距离相处的时间,没想到脸色变得比大姨妈来还臭,自己的工作都做不完了 ,还浪费时间在赖冠霖身上。

对不起,我可能是电脑白痴吧,虽然挺会打电玩的,嘿嘿。
赖冠霖傻笑着道歉。

哎呀,那冠霖就别待在办公室,跟我一起出去拿样品好了。

企划部人气男票选第一名的邕圣祐为了化解尴尬决定带冠霖出去见见世面。

可一回来就把姜丹尼尔拖去茶水间抱怨了一番。

说实习生很多嘴,不断的问厂商问题,问题还都是问那种很基本的,例如产品的名字,害得厂商以为这边没做好功课,幸亏自己话术好,赶紧打了圆场,对方才没那麽生气。
说实习生真的很笨拙,接过样品时没拿好差点把东西摔了,邕圣祐替自己的工作捏了一把冷汗。

不过这些都还能忍受,毕竟邕圣祐被那些女孩子票选为第一名,脾气当然不差,甚至说得上好。

偏偏这实习生就踩上了他的雷点-赖冠霖喝水时把水洒车上了。

邕圣祐可说是个十足的车奴,只要对他的车有害,别说是水了,就算只是一根头髮,也能让他的眉头紧皱。

姜丹尼尔对于上班第一天就把全办公室公认脾气最好的人惹得大发雷霆的赖冠霖下了个评论:了不起。
但和邕圣祐走出茶水间之后他看见了更惊人的事情。

“冠霖啊,上班第一天还行吗?”
那个高冷的河成云经理,现在是摸着实习生的头,给他咖啡吗?

姜丹尼尔怀疑了自己的眼睛是不是被什麽毒药洒到出现了幻觉。

五秒锺过后,是的这是现实,姜丹尼尔正逼着自己去相信。

???????????????????????
一长串问号晃过了脑海。

眨了眨眼,要把眼前这个温和有爱心的河成云,跟他所认知的话少语气冷、从头到脚散发出生人勿近的那个冰山河经理画上等号,姜丹尼尔还是有障碍。

除了不懂河成云的反常,更摸不着头绪的是,初来乍到的蹩脚实习生为什麽可以获得温柔经理的关爱。

自己为了这家公司、这个企划部工作了4年多,就算说不上拚死拚活,好歹做牛做马也是有的,就是隻忠心耿耿的大狗狗。

但是经理有给过他一句温暖的问候或是慰劳的称赞吗?
不,河经理看着姜丹尼尔花了好几个礼拜的呕心沥血之作出现在自己的办公桌上,也只是官方的说声‘辛苦了’而已。

自己到底算什麽啊,连个刚成年的逊咖都赢我。

姜丹尼尔边想边眯起了眼睛,忿忿不平的看向河经理关爱员工的现场,心中的波澜大到反应到了泪痣上,像是从其射出一道激光,挠得河成云的脖子侧边都有些痒了,伸手抓了一抓。

“赢你?哪裡赢你?年轻气盛又长得清秀是不错啦,但是丹尼尔你也没多年长啊,倒是还有自己的公寓套房和车子,比刚脱离乳臭未乾的小子好多了。”

该死,刚才的话又不小心脱口而出被圣祐哥给听见了。

不过这意外的安慰还满起效果的,管他什麽上司的体恤,有钱拿就好。

///
本来想跟02一起发的,但还是赶不及r

【赫奇】真好

*伪现实向
*早期作品
*又短又渣
*只是個短篇
*感觉会浪费你时间
*我还小别鞭太大力
*勿上升真人yo

//
平常懒惰成性的李民赫,今天也不外乎想叫刘基贤煮东西,让他当宵夜吃饱了睡。问题是今天练习的量有点大,经纪人同意让他们早点回家洗洗睡,刘基贤则说快要回归了,他要第一个洗澡,第一个睡他的美容觉。
所以今晚李民赫的皇家御用厨没有上班。
现在凌晨一点,偏偏李民赫只要没吃到想吃的就无法入睡,你问他现在想吃什麽?刘大厨的私房浓汤。
「死定了……」明天的行程从一大早开始,要是没睡,CODY姐一定会抱怨自己狂打瞌睡造型很难做,只能……低声下气的去求他了。
「刘基贤」李民赫边用气音边摇他,浅眠的刘基贤很快就醒来了。
「干嘛?」闭着眼睛的他敷衍的问,
「可不可以……煮东西给我吃……」
「泡麵那程度你自己可以煮啊!不要吵我。」
「但是我想喝你的浓汤……你也知道我不喝就睡不着了……」李民赫越问越心虚,现在的他摆明是强制刘基贤起床,要他下厨来满足自己。
「你真的……」看着刘基贤不耐烦的下床走去厨房,李民赫的罪恶感爬的全身都是。
现在的他只想尽量减少刘基贤的负担。
「我来帮你吧!备料什麽的我也能做!」
「不用了,没关系。」刘基贤冷冷的回了他一句,不过李民赫不是那种轻易放弃的人,即使是小事。

更何况刘基贤现在的这种态度,对他来说根本不是什麽小事。

「洋葱洋葱,我记得你的汤裡会放洋葱!」一边说一边从蔬果篮拿出一颗洋葱,用了很认真的口气表示自己真的要帮忙切,却也不见刘基贤有什麽反应。
“啊等等,切洋葱不是会哭吗”已经剥掉了皮,拿起菜刀的李民赫突然想到,犹豫了一下也还是切了。
“快点切完快点结束不就行了。”李民赫的脑袋说着如此天真的话,终于把整颗洋葱给切成片,却早就不知道流了几滴泪。

刘基贤的汤裡面出现的可是丁呢。

“不管了,速战速决。”依旧认为只要用速度就能够征服洋葱的李民赫并没有马上放弃,而是在又切了两刀之后,眼睛实在被薰得好痛,才不得不弃权,向旁边在找调味料的刘基贤求助。
「基…基贤啊……」怯怯生生的喊了一下他的名字,用眯眯眼看往他所在的方向,嗯,果真不理人。
「刘基贤,眼睛,好痛。」李民赫用听起来最没有在装可怜的方式发出求救讯号,当然马上招来指责,
「你又怎麽搞的,难道你不知道憋气,不要闻到味道就不会那麽刺激了吗?叫你不要做还硬要做。」撑开一点缝隙,就看见刘基贤站在自己的面前,眉头又皱了起来。
为什麽自己老是让刘基贤皱眉呢?
因为自己无知,因为自己是生活白痴,仔细一想,好多事情如果没有刘基贤,是绝对做不成的。
怎麽好像什麽都比他差呢?
想到这裡,李民赫不知有多想就这样直接回房间,附带甩门。
可是强行把人家从被窝裡铲起来煮汤的就是他啊……
只能乖乖的连一声也不吭,站在那裡活像个做错事的小孩。
「眼睛睁不开吗?」
「嗯…嗯,睁不…太开。」
李民赫想了想还是决定问出口。
「……你对我是不是有很多不满」
「没有。」刘基贤直接了当的回答,
「说谎……明明我就是什麽都不会,唱歌也没有你好,我这种生活白痴跟你比起来根本是天差地远,常常动不动就拜託你,今天也是,还打断你睡觉……」讲着讲着连李民赫自己都羞愧了起来,进入一种很真挚的在反省自己的模式。
「眼睛好点了吗?」刚才在李民赫的反省时间裡不断吹着他的眼睛,替他减缓疼痛的刘基贤问,
「嗯…可以张开了。」虽然刺痛感减少了很多,随后却马上引来了额头的疼痛。
刘基贤“轻轻的”弹了李民赫的额头。
「你干嘛……要惩罚我也先说一声啊…」
「这是惩罚你傻,惩罚你怎麽傻到有这种想法,我们是一个团队,原来就要互相帮助,你看我不是起来帮你煮汤了?所以别再感到愧疚了。」
「嗯……」李民赫依旧低着头,对于刘基贤方才说的话只是轻应了一声。
见了李民赫这样的反应,刘基贤一把把他抱住。
「李民赫,你的声音很好听,不过唱歌就跟生活一样,是要长期培养的,以后你有什麽需要帮忙的就来找我,我们是MONSTA X啊。」
刘基贤用蜜声带说的话惹得李民赫耳后有点痒,
但心却暖了起来。
「基贤啊,谢谢你。」
*
隔天晚上。
刘基贤閒閒没事的在客厅滑着平板,此时一个麻烦的傢伙靠了过来,
「刘基贤,拉麵。」听到这熟悉的五个字,连抬头都不需要就已经知道是谁了。
拉麵傻瓜申虎硕。
「不要,自己煮,那个很简单。」
「啊你就帮我一下嘛,你煮的就特别好吃啊!」
「拉麵还有办法细分……反正我不会煮的。」
「你让我拜託一下嘛!」
「不要!」吐出这两个字之后,刘基贤就放下平板回房间了。
「算了算了,我就当保持身材,不吃了!」申虎硕的口气虽然听起来生气了,不过打开平板之后看到MON BEBE们的留言,又再度笑开花。

这全部的过程都被刚从浴室出来的李民赫看到了,他瞬间明白了一件事:
「不是因为我们是MONSTA X ,是因为我是李民赫。」

                                             _完_

_后记_
想通了这件事而心情超好的李民赫,马上冲去刘基贤刚走进的那间房,没有给对方任何反应时间,就从正面袭击把他给抱住了。
「刘基贤你真好。」
「你干嘛?」待惊吓仓鼠反应过来之后,推了推李民赫,但对方则是马上阻止,
「反正我刚洗完澡很香,你就这样让我抱一下嘛!」听到李民赫这奇怪的要求,刘基贤马上笑了出来,
「虽然不知道你在想什麽,不过好吧。」
“李民赫你真好。”
//

自己再看了一次还是好想删除rrrr